访谈约在一个午后进行,地点本打算设在园林湖边的石阶上,以便沐浴着春光、享受着春风,但终因天公不作美,只好改在稍显阴暗的办公室内,这不免让人略显遗憾,好在并未影响采访心情。访谈在被访人没有任何准备的前提下开始,氛围则像两个好友之间的谈心:放松且随意。
李真
李真:愿作鸿宝“大头针”

李真:愿作鸿宝“大头针”

窦磊/文 李艳敏/图

        引语:人物素描栏目本期正式“开张”,开创这样的一个人物访谈类栏目的目的,是为了多角度、生活化的展现鸿宝人自己的精神世界和生活风采,而为什么开篇人物选择鸿宝总部现发展规划部的李真?或许是因为他刚刚被调换了岗位这样一个事件,算上这次,近四年中他已经有了大约十次的岗位更替;又或许是因为他年龄与气质间的反差,集团中年龄最小但工作作风却踏实稳重;还可能因为他在集团乃至成员企业当中,有着比较高的知名度和认可度……,总之,虽然作为首选采访对象,但并没有太多刻意的讲究,偶然性想必是多于必然性。
        访谈约在一个午后进行,地点本打算设在园林湖边的石阶上,以便沐浴着春光、享受着春风,但终因天公不作美,只好改在稍显阴暗的办公室内,这不免让人略显遗憾,好在并未影响采访心情。访谈在被访人没有任何准备的前提下开始,氛围则像两个好友之间的谈心:放松且随意。
 
笔者(以下简称笔):有人说你性格内敛,跟同龄人相比略显沉闷、木讷,你同意吗?你认为自己是怎样性格的人?
李真:(以下简称李):这种说法基本同意,我也听说过这种评价,也能够理解为什么这么说。其实对于这种说法,不是到了鸿宝才听到,早在上大学时,班里的一些女同学就给我下过类似评语,说我性格冷之外,还有眼神略显忧郁(笑)。实际上,我是个内心奔放甚至有点狂热的人,因为生活中很多细节性的东西只要能引起我的兴趣,我就能很快被点燃起来,产生很多想法。之所以仍显得有点“独”,大概主要是因为我的激情更多是内在的燃烧,而非和别人一起分享。可是如果说“冷”、“独”是我私下里的个性的话,那么,公事上我则是非常能放得开的,那源于我对工作强烈的归属感和认知感。这种意识从某个角度来说也得益于我热爱的篮球运动,那是个绝对集体化、团队化的运动,在那个群体当中,你为群体做出了贡献,大家才能认同你价值的存在。
笔:作为一名80后,你对80后有什么样的看法?
李:说实话,在我看来80后一代是非常不错的,从整体上来说在拥有了三分之一后现代主义的同时,又保留了三分之二的传统观念,这就显得既不像90后那么另类,又不像六七十年代的人略显保守。
笔:你平时的爱好有什么?请说得具体点。
李:第一爱好就是吃,之所以上升到爱好,主要因为我不止是喜欢吃,而且喜欢研究菜的做法,以及所有与饮食相关的故事、文化等。我喜欢去看中国历史中,各类题材故事上关于吃的镜头,其中印象最深的就是《水浒传》上动不动的大碗喝酒大口吃肉。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很会做饭,实际上我的厨艺很臭(笑),不过,主要是没有机会去学,不过一定要澄清的是我确实对做饭这档子事很感兴趣,而且还报考过厨师专业,要不是眼睛近视问题,说不定,还真可能成为个大厨呢。
笔:真没看出来有这爱好,看来以后鸿宝食堂应该多给你点锻炼机会呀。那么第二个爱好呢?
李:第二个爱好就是运动,主要体现在长跑和篮球上,这也是我受过专业系统训练的两项。在我看来,人有个健康体魄很重要,至少得从外在看起来像个爷们儿。第三就是喜欢看动漫,尤其喜欢《灌篮高手》、《火影人者》、《机器猫》等。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嗜好就是看书,曾经喜欢看一些西方哲学,现在更多的则是看一些与工作比较相关的书籍。书这东西在我看来,真是非常好,用一个比喻来说,它就像一根根火柴去擦开你思维的火花;看书不是说一定非要学到些什么,而是说多看书能引起你无限的遐想,能够积累出无限的可能。
笔:现在正看些什么书?
李:桌上这本《彻底沟通》,另外就是见缝插针的看看二月河系列的帝王故事书籍。
笔:说了这么多爱好,那么毕业至今有没有因为工作关系丧失掉一些兴趣爱好?
李:基本上兴趣还都保留着,只是篮球已经很少打了,毕竟这个爱好所需的条件稍显麻烦点,但是篮球赛倒是坚持看着。
笔:小时候的理想和如今的现实有着怎样的差距?
李:差距应该说还是蛮大的。小时候理想非常多样化,最早看电影《少林寺》的时候,想今后做个和尚,后来又想当兵,想当警察,包括刚才提到的厨师,后来年龄大一点了,也比较现实一点了,就想做一名记者,感受那种挥斥方遒、针砭时弊的感觉。而做一名导演也不是没想过,我曾经就在学校就排练过话剧,在学校上演的时候,还获得了很不错的反响。
笔:从你多样化的理想来看,实际上是逐渐务实的,那么现在基本上都没有实现,有没有感到过失落。
李:没有,实际上我对自己目前的现状还是很满足的,现在是一个多元化的社会,一个商业文化为主流的社会需要很多元素的融合,我的很多理想和嗜好都是对我思想的一种丰富,将他们融合起来运用到工作中和生活中实际上会很有意思。
笔:如果现在真有再一次选择的机会,你还会选择哪个感兴趣而且希望实现的职业理想?
李:那就导演吧。
笔:最近有没有正引起你高度关注的问题?
李:有,近段时间比较关注房地产行业。
笔:是出于公事的角度呢,还是私事的角度?
李:二者皆有,因为这个问题牵扯的面太多,不由得不去考虑。
笔:你现在有自己的房吗?
李:有。
笔:来鸿宝多久了,有没有哪些事令你至今记忆犹新?
李:2003年8月进入的鸿宝,至今也快四年了。记忆犹新的事倒是有一件,就是司机班屈师傅妻子得病那一次。那次事件真的是令我非常感动,当大家得知这个病需要较大一笔费用作手术时,鸿宝人从上到下二话不说即开始捐助,虽然捐款有多有少,但大家那种自发意识,及很多人甚至都不认识屈师傅便积极援助的那种善良本性,真是深深震撼了我。
笔:的确听起来,就让人感动。还是再来谈谈你自己,来鸿宝最初是做什么工作?
李:最初是在鸿宝百货作营业员,现在还记得是在柒牌专柜。
笔:听说2007年一上班,你就从董事会办公室调到了集团发展规划部,那么能不能告诉我,自来鸿宝以后,至今你共换了多少次岗位?
李:让我算算,从做商场营业员起,后调到商场企划部,然后调到超市筹备组,然后调到酒店中餐厅作服务生,然后又调回超市作洗化区组长,然后调到集团总部做编辑,接着调到董事会办公室,接着又调到地产部,然后又调回董事会办公室,这不,07年刚过,又被安排到了集团发展规划部,这么粗略算来基本上算换了10次岗位。
笔:这种变动频率在鸿宝企业来说,应该不多见吧?如果有人就此称你为鸿宝的“万金油”,你会怎么看?
李:首先,这么频繁的调动在鸿宝集团来说的确不多见,在我看来这是集团公司对一个年轻人负责任的态度,给尽可能多的尝试,以便于新人最终找到最适合的岗位,同时挖掘出对企业贡献的最大潜力。至于“万金油”说法,我不赞同,对于一个刚进公司的人来说,这种说法可能反映了他的踏实肯干,但对于一个干了三四年的人来说,这种说法实际上意味着这个人缺乏特长,或者是没有一个适合发挥特长的岗位,在我看来这种判断不管队对公司还是对个人都是不好的。如果真的要用一种比喻,我认为我是个“大头针”,削尖了脑袋在为鸿宝的事业见缝插针。
笔:对于鸿宝集团内部的人际关系,你有怎样的感受?
李:公私分明。工作上讲原则,私下里重感情。
笔:以目前状态来看,你觉得自己快乐吗?
李:应该说是快乐的,因为在鸿宝的工作寄托了我很多的理想,我要依靠鸿宝实现自己的目标,因此工作起来很很有奔头,有了奔头,自然工作、生活起来也就会快乐。
笔:如果现在时间和金钱都不成为障碍,你愿意选择怎样一种方式实现更大的快乐?
李:走出去看看,不管是国外还是国内,到处走走看看,毕竟人要有更宽广的胸襟才能真正的快乐。
笔:有没有自己比较欣赏的榜样人物?
李:太多了,毛泽东、刘少奇、马克思甚至乔丹……它们从不同的角度成为我崇拜的偶像。
笔:中间有哪个是你自己人生的参照目标吗?
李:那倒没有,他们都太强了,不过我倒希望博采众长,因为我的兴趣本身也很广泛,我认为我真正的榜样应该是多个榜样的综合体。
笔:最后问题,考虑成家的问题了吗,有什么打算?
李:考虑了,顺利的话近两年内就会解决。
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