禹州亚细亚商场,因为一批鸿宝人的存在,而成为笔者此次的目的地。
  98年底,禹州亚细亚商场成立,不过昔时金融业出身的创办人,并不熟悉百货业的运营,正是这个原因,彼时在许昌正运营得风生水起的鸿宝百货,成为其学习和引进的对象,双方签订10年期协议,在此期间,禹州亚细亚以每年一定的报酬形式,引入鸿宝百货的管理模式,具体表现形式,就是鸿宝百货直接委派管理团队,负责禹州亚细亚的日常管理和经营。
杨万兵
一名音乐老师的华丽转身

一名音乐老师的华丽转身

窦磊文

“不务正业”
        禹州亚细亚商场,因为一批鸿宝人的存在,而成为笔者此次的目的地。
       98年底,禹州亚细亚商场成立,不过昔时金融业出身的创办人,并不熟悉百货业的运营,正是这个原因,彼时在许昌正运营得风生水起的鸿宝百货,成为其学习和引进的对象,双方签订10年期协议,在此期间,禹州亚细亚以每年一定的报酬形式,引入鸿宝百货的管理模式,具体表现形式,就是鸿宝百货直接委派管理团队,负责禹州亚细亚的日常管理和经营。
        这次的采访对象杨万兵,作为现任禹州亚细亚商场的总经理,正是鸿宝以此种方式委派过去的一员。在这十年期限即将到期的时刻,他不仅是目前鸿宝委派过去的最高职位者,而且也是仅剩的两名委派者之一。
        从95年进入鸿宝,到02年被派往禹州;从一名管理人员,到一名非管理人员;从一开始的中层,到现在的一名高层,种种阶段性的变化背后,有着怎样的一种机缘巧合或因势利导?杨万兵,同样的一个鸿宝老人,行走的却是不同的道路,而在凝结着自己十几年职业生涯的这条道路上,他都有着哪些鲜为人知的经历?
        一大早,笔者驱车前往禹州,天气有些阴沉。在此之前,对于杨万兵笔者仅是闻有其人,却未曾正式会面。不过,路上在与老司机的交谈中,笔者初步得知他是一位稍显内向,不太爱说话的人。这不由得更加令人好奇,倘若果真如此,那在鸿宝各企业的高层中,倒的确少见。
        结果见面之后,发现这种评价倒也并不尽然。说内向不如说成低调随和,谈吐更是令人感觉谦逊、温和且不张扬,与其老朋友们事先不太一样的评价相比,不难发现,多年的管理岗位经验,对一个人的确是有着一定的培养和改变作用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纵使性情温和,恐怕很多人仍然难以将其与一名音乐老师联系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可事实就是这么意料之外,很少有人知道杨万兵进入鸿宝之前,一名教师,更少人知道他竟是一名音乐教师。
        那么,他是如何“不务正业”的转入到了百货业这一行呢?
        杨万兵1988年师范学校毕业,事情还要从这之后说起。当时留在老家信阳的他,顺理成章做了一名人民教师,像许多人所理解的那样,基本上捧得了一个“铁饭碗”,家人也感到挺满意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彼时杨万兵却在酝酿着一颗不安分的心,因为在他的意识里,男孩子一辈子做老师总觉得不够出息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,想归想,许多改变却也需要机遇作为前提。幸运的是,他通过自己的努力,加上学校对本人的器中,在工作了三年之后,杨万兵获得了由学校资助,到许昌教育学院继续进修的机会,也正是这次机会,更多的接近了他外出打拼、选择自己道路的想法。俗话说得好,单是有碰到机遇的运气还不够,除此之外,还需要有抓住机遇的能力才行。
        杨万兵就证明了这一点。
        经过数年的带薪进修,杨万兵也逐渐坚定了转行的想法,学业刚刚完成,恰逢鸿宝百货大规模招聘,可谓是全城轰动,他暗暗下定决心,知道这将是其一次难得的机会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放弃资助自己进修的学校工作,放弃堪称“铁饭碗”的生活保障,对于家人朋友来说,却不那么容易理解的了,更何况一旦应聘成功,就意味着将长期离乡背井独自闯荡,家人自然是既不理解又不舍得。
     “不过那又能怎么样,他们也管不了啊”,回想早年,杨万兵坦陈自己始终就是个下定决心便很难妥协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最终决心没有白费,他顺利进入鸿宝百货,并从一开始即显现出卓越的素质和能力。
        至今杨万兵清楚的记得,当初招聘进来的一两千人奔赴开封进行军训的场面,而他在军训时不仅因优异表现被任命为队长,而且还在最后被评选为“鸿宝军训标兵”之一。
        到96年1月28日鸿宝百货正式开业之时,杨万兵延续着良好的势头被任命为部门副经理。就此,在别人开来有点“不务正业”的杨万兵,还真的是有模有样的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此后他的岗位却并未沿着一条直线纵向发展,反倒是横向变换了多次岗位职责。比如97年开始做业务类工作,98年商场实行统管分营之后,杨万兵又单独承包了文体部,成为介于商户与鸿宝人之间的角色。
        而就在实行统管分营的98年年末,在离许昌不远的禹州,成立了一家亚细亚商场,虽然因为管理委派的关系,使得禹州亚细亚与许昌鸿宝百货(当时还叫做许昌亚细亚)有着比较紧密的合作关系,但对于刚刚承包了文体部的杨万兵来说,却从未想过,那个禹州的亚细亚有朝一日会跟自己扯上什么关系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当我们以过来人的视角,将其放入历史长河中重新审视之时,有趣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2002年,就在杨万兵进入鸿宝百货的第七年,他开始与禹州亚细亚结缘,并至今将这份联系恰恰又延续了一个七年。
 
领命出征
        从1998年禹州亚细亚成立起,就开始出现一批肩负特殊使命,被派往禹州的鸿宝人,他们以委派的身份,担负起禹州亚细亚的经营管理重任。到了2002年,经当时委派在禹州亚细亚担任总经理的孟总推荐,杨万兵也成为其中一员,成为鸿宝远征小分队的一员。
        特殊的职责、特殊的角色,往往会使他们产生一种游离于鸿宝主流之外的感觉,在禹州待了七年的杨万兵,对此笑言有点像“没了娘的孩”。
        这么说当然稍显夸张,但也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他们心情的真实写照,离开许昌,离开本部,意味着远离亲人,以及大批同事。情感的归属难免与心灵的孤岛相冲突,生存和事业两个目标,在这种情况下则显得格外醒目和强化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对于孤身闯荡于许昌,并最终在此安家立业的杨万兵来说,当时接到邓总指示,得知要被调往禹州,倒也并未有什么抵触。“俗话说得好,好男儿志在四方,男人当以事业为重”,杨万兵回忆往事,如此回答。
领命出征的杨万兵,起初来到禹州亚细亚商场,顶多算作中层级别。不过还好,用他的话讲,本身在许昌就是个商户角色,也并非什么管理人员,因此来到这里便也没产生什么心里落差。
不过事隔三年,到了2005年,杨万兵再次面临新的抉择。
      “禹州亚细亚商场应该说是个家族企业,真正的权利是人家当地人,所以很多派过来身居高位的管理者,在真正的经营管理中,难免会受到诸多制约”,杨万兵的说法也印证了这样一个事实,那就是自从实行委派管理的将近十年以来,总经理已更换过六七任,充分说明总经理工作的艰难。
        杨万兵之前,上一任总经理的离开,自然也多少包含着这种因素。不过那次离开却影响更大,因为整个委派过来的队伍险些集体出走。
        就在关键时刻,杨万兵及另外两名同事还是毅然决定留了下来。对此,他用了信阳人的性格作解释,因为在他看来,信阳人性格里面有着一种格外的坚持和忠诚性。
        其实原因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结果,杨万兵的留下,不仅赢得了“东家”——许昌鸿宝百货的信任,更赢得了禹州亚细亚老板的青睐,加上双方对其能力的一致认可,顺理成章的,他最终被提拔为禹州亚细亚商场总经理,至今,他还清楚记得那天是2005年6月5日。
        从95年进入鸿宝,直至05年进入高管层,杨万兵用了10年,虽然只是一名委派在外的高管,虽然整个过程当中存在种种的偶然性,但一条必然的主线,则要归因于其多年磨练而成的成熟和提高,从05年到现在,在其领导下,禹州亚细亚达到最为稳定与和谐的局面,就是对这一事实的例证。
        从最初的一名音乐老师,到现在的一名百货业资深人士,转身不可谓不够华丽,而在这个过程当中,杨万兵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抉择,在由外界环境助推的表象下,实则是一个人对自己命运的不断导航与把握,那么接下来,杨万兵又会面临怎样的抉择?
 
 
面临抉择
        杨万兵及部分办公人员的工作场所,设在禹州亚细亚的顶层天台,是在地面还裸露着沥青的房顶,临时搭建起来的简易场地。据说原先并非如此,这样做也是为了腾出更多的空间用于楼层经营,由此可见,目前的经营条件,几乎也已经达到进一步提高或说扩容的临界点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硬件条件还不是最重要,最重要的是市场形势也开始日益严峻。据杨万兵介绍,曾经禹州亚细亚一枝独秀的局面,正在被逐渐打破,像国际SPAR购物广场、博大精品百货、发发百货等近年来新成立的商场,均与亚细亚形成了直接或间接的竞争,加上新成立的硬件设备普遍较好,长远来看形势不容乐观。
        对于市场的分析和判断,无疑是身为总经理的杨万兵,需要经常关注并思考的问题,不过很快,他也许将面临一种对前途的未知和迷茫。
      “许昌鸿宝百货与禹州亚细亚的合作,协议有效期是10年,而到今年12月份即将期满”,杨万兵的陈述,让人很自然的推测接下去的诸种可能。
        10年后的今天,与禹州亚细亚当初开业之际,已经大不一样,双方的合作基础也已经远不如当初牢靠,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讲,续签协议的可能性并不大。那么,如果终止了合作,这些远征在外的鸿宝人将何去何从?
        留在禹州从此脱离鸿宝,抑或是返回鸿宝?返回鸿宝又能有怎样的职位空缺留给他们?毋庸置疑的是,杨万兵们将再次面临抉择。
        面对即将产生的变化,想归想,不过杨万兵也有个原则,那就是决不能影响工作。用他的话说,假如今后的合作真终止了,作为最后一任委派的总经理,我绝不能丢了鸿宝的脸,我也得对得起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在外待了这么久,委派在外的艰辛,杨万兵自是深有体会,否则,也不至于前几任会纷纷离职,也不会从最早委派来的近十个人,到现在只剩下包括他自己在内的两个人。坚持下来,就意味要顶得住种种诱惑,就意味要有一种克服万难的积极态度。
        而在笔者看来,同样还有着一条至关重要,那就是责任感,以鸿宝利益至上的责任感。
        杨万兵表示,这也正是他在今后的职业生涯上,做出任何抉择的出发点。
更多